患病猝死对家人隐瞒病情 诊断书藏单位衣柜库喜娜卡吉利

时间:2017-09-26 小编:智林网 点击:

  如果不是发现隐藏在柜深处的“诊断证明”,人们不会知道,李金炎怎样坚守着岗位,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。

  那是他今年5月份在仁和医院住院时医生给的诊断: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、不稳定性心绞痛、脑供血不足、高血压2级中危、高血脂症、高同型半胱氨酸血症,整整6项。

  这份诊断证明,他没有拿给同事和领导看,也没让身为医生的女儿知晓,而是继续正常工作值班,直至病发。

  8月13日,星期日,李金炎和往常一样,主动加班指导服刑人员开展活动。次日清晨,正在值班的他突然晕倒,虽经同事和医生全力抢救,但终因心源性猝死,不幸以身殉职,终年54岁。

  穿过市层层的安检铁门,走进七二层,走廊被一道铁门分割,划分为服刑人员生活区和工作区。

  家人劝他申请个不下基层、不值夜班的岗位,工作能轻松些,也能有更多时间和精力照顾老人,遭到。

  李金炎负责的班组有9名服刑人员,多因职务犯罪进的,服刑期多在10年以上甚至无期。“很多都是老油子,什么都不在乎,管理起来有难度,何况他50多岁,精力比不上年轻人。”同事侯建军说。

  “了解服刑人员情况,知道他们在想什么,才能进到他们心里去。”李金炎常常这样说。班组是他最常去的地方,每个服刑人员孩子多大、在哪儿上学或工作,都了如指掌。

  就在去世前一晚,服刑人员就寝后,他回到管班,仔细查看窗户有没有关好、大家是不是正常睡下,然后悄悄走出。“那是他留给我们的最后一个背影……”服刑人员王强(化名)回忆。

  “那天我老伴儿没来,李注意到了,就打电话询问情况,得知她在雪地上滑倒摔骨折了,正在住院治疗。”他坦言,在里,最害怕的就是家人出事,自己却为力。

  李金炎让王强写信安慰老伴,并和他谈心:“你老伴儿这时多需要你在身边照顾啊,好好,早点回到她身边吧。”

  “马上就到国庆了,他组织了歌唱祖国的活动,大家都陆续开始准备,从家里寄来乐器。”李华不禁红了眼眶说,“只是,他竟没等到那天。”

  发药、分饭、盯、巡同、入检查、纠正不规范行为……一有时间,李金炎就和服刑人员聊天,并在聊天中渗入教育、提醒甚至,把教育化于无形之中。

  好友许锦荣想起,他一天到晚呆在车间,需要检查汽车底盘,二话不说就钻进地沟里;检查建筑模板的质量时,他一块一块地用手摸,铁锈蹭花了衣服;每到夏季,他衣服几乎都被汗水浸湿,可从不喊累。

  李金炎的妻子也是名,两人都在团河地区工作,可见面却不多。除了加班、值班,每周别人休息两天,李金炎只休周六一天,每周日他都主动进指导服刑人员开展活动。

  “这么多年,他替我们值了多少班儿,没人计算得清楚。”石岩笑了笑说,即便这样,李金炎还是觉得时间不够用,工作30年来从没休过年假。

  事实上,刚参加工作时,李金炎自知学历不高,知识底子单薄,工作之余发奋学习,刻苦钻研业务。在首都师范大学教育学院专业毕业后,他又主动报名在中央党校函授学院法律专业参加在职学习。同事们常说:老李经常拿在手里的,就是书。

  2000年初,刚接触QC(质量)小组这项工作时,时任生产科副科长的李金炎连“质量管理”的概念都不清楚,更别说用电脑做演示了。

  但接到QC小组的任务时,他没有畏难。一本质量管理书,一本电脑理论书,几乎被他翻烂了,常常学得忘记吃饭,忘记下班。

  不到半年,李金炎就有了深入掌握,不仅能用电脑做出漂亮的QC项目演示图,他主持的第一个QC小组活动项目,还在市里众多社会企业参与的评比中,获得一等。

  去年从生产科调到工作后,生产科科长还多次向组织提出,希望能把李金炎调回生产科工作,因为“在他心里,只有把工作干好这一个心思”。

  同事们时常会想起,那个时刻注意仪表的老大哥,走在食堂的上,走进聚餐的人群里,哼唱起他最爱的《少年壮志不言愁》。

  他歌声高亢、嘹亮,每次唱完,总会赢得众人的喝彩。“他是个不服输的人,什么都要做到最好,哪怕是爱好,都要去专业的文工团去学习,要唱到最好。”

  他的外甥女回忆,舅舅尽管五十多岁,但在年近九十的姥爷、姥姥面前,却总还像是个大孩子,变着法儿地哄老人开心、说笑,用不多的闲暇时间带他们郊游。

  老人的健康,是他最挂念的事。2012年,李金炎的父亲患肺癌,他把父亲背下五楼,去医院看病,看完病后又背上楼。尽管每次都是汗流浃背,但他总是憨笑着说,“嗨,没事”。

  父亲住院后,他白天上班,晚上陪护。夜里,为防止自己睡得太沉,听不见父亲,就找来一根毛线绳,一头系在自己手腕上,另一头系在父亲手腕上。

  “一带一”高峰论坛安保期间,有天,李金炎忽然觉得浑身无力,很不舒服,去医院检查后就住院了。长侯建军去看望他,库喜娜卡吉利他轻描淡写地说:“就是有点高血压,医生非让我再多查几项,其实根本没事儿。”

  李金炎因公后,侯建军陪他的女儿整理遗物时,发现一张仁和医院的诊断书——那是他5月份住院时医生给出的诊断: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、不稳定性心绞痛、脑供血不足、高血压2级中危、高血脂症、高同型半胱氨酸血症,整整6项。

  李金炎的女儿是一家知名医院的医生,每逢同事看病有困难,他总是豪爽地说:“没事儿,去找我闺女。”侯建军以为,这张诊断证明,他肯定会告诉女儿,商量如何治疗的。

  但他没有,只是将这份诊断证明永久收藏在单位的柜里。侯建军知道,他从不想麻烦同事,更不愿让女儿担心,“那可是他一辈子最大的骄傲。”

  这段时间,我眼前总出现你遗物中的那张《诊断证明书》。你应该知道,这些病随时生命呀!可当我问起病情,你总笑着说:“嗨,没事儿”。我真是恨自己,为什么就信了你的“谎言”?可我又有什么理由不相信你啊!几十年来,你把全部力量都贡献给了工作,唯一不把自己放在心上。——市七长侯建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