强极邦改革论坛网:远东岁月六十载:钟逸杰

时间:2017-03-08 小编:智林网 点击:
以中国人的干支纪年法,六十年是一个循环。钟逸杰於1957年来港,今年刚好满一甲子。爵士笑称:「你知道吗,要是照中国算法,我已经九十岁了」。九十年光阴,有三份之二都在香港渡过。服务这个远东小城超过半世纪,他对香港社会有一套看法。
从钟逸杰的家望出窗外,脚下是西九龙发展区,也看到中环商业区,远一点可看到大屿山。他指向窗外,着记者驻足窗前,「你们今日很幸运,可以看清楚那些岛屿,那边是愉景湾和迪士尼,那边长洲,旁边是货柜和货柜船,前几天都看不到。」
居住问题 始终未变
1974 年,钟逸杰出任新界布政司,主理新市镇发展,愉景湾也在他任内发展。「你不会相信,(当时) 整个山头都铺满锡铁、木和纸板造的寮屋,我们清空木屋区。新界西北,屯门、洪水桥、元朗以前人口稀少,现在有一百万人口、一百万份工作、供一百万人用的医院和学校,一百万 人的政治。沙田以前也是空的,现在连同马鞍山,人口也有一百万。」记者眼前的老人如数家珍,似是為自己 的孩子而自豪。
话锋一转,「但我们仍有房屋问题。」这个问题令他非常不快,「这是香港最大的问题,麦理浩在 1972 年就说过,房屋问题是香港最大的不幸来源。要是他今日仍在,他会说甚麼呢?我们有充足食物、衣服,我们看出窗外,亦有充足土地,但就是不够房屋。这是唯一的问题。」
土地不足,梁振英提议拨出郊野公园用地建屋,再次引来争议。「我无意介入政治争论,但理智地用一部分郊野公园建屋,我们仍可以有郊野公园。我们仍有生存空间,而不致摧毁郊野公园。」
他又问记者,「你知道香港其中一次大型填海,是為甚麼?」记者一时语塞,他随即说:「迪士尼乐园! 迪士尼乐园,何解?看迪士尼第二期,空的,无钱建下去,但地已经填好了。我们愿意為迪士尼二期填海, 这是疯子的迪士尼乐园。」他接著说,「想想香港人啊,那些住在深水埗、劏房的人。或许那些政客应该住在迪士尼。
「香港一个优势是可以填海。现在我住的地方,以前只有停泊的舢舨。我们清除这些水上寮屋,填成土地,然后环保人士就来了。」他瞪一瞪眼、扬一扬声,激动地模仿环保人士,「『不可以填海!』真荒谬,正是填海建屋,我们才能生存至今。东大屿山都会计划(中部水域人工岛)构思不错,但他们又说『别碰那水域』。可以不碰郊野公园,连水域都不可以碰?我们可以住哪里?」
房屋第一 民主最后
言谈间,钟逸杰的话题总是离不开房屋,「你要民主,可是我要房屋, 这是我要的。我想人住得舒适、安稳、和谐。这就是我心目中的民主,一个良好的管治,良好的生活。政府做不到,是一大败笔。」 记者问,那麼下一届特首应否放下政改,先埋首处理房屋问题?「我认為政治改革也十分迫切,最近无人 谈论功能界别问题,我们应该怎样处 理功能界别?没有人谈及它,这很奇怪。这(功能界别)是重大的问题, 选举制度需要改变。」
选举制度需要变,香港人也想变,但北京是否不容许我们改变?与北京关係不俗、曾任港事顾问的他却认為,「我想我们保有(中国承诺的) 自由,但我们没有好好运用,我们可以运用得更好。」
不过,独立思潮出现,普选已经 不能满足部分人,钟逸杰却激动地说,「香港不可能独立,这说法非常荒唐,怎麼可能出现?如果没有中国大陆,香港怎麼可能生存?你能怎样做?这与自杀无疑。」
特首选举 拒绝换马
访问前一天,梁振英发表任内最后一份施政报告,自言已完成大部分政纲。问其是否同意,他只笑称,「我没很仔细地看过他的政纲,但大概答案是没有。」上届选举,钟逸杰為其站台,后来表示后悔,「因為眾候选人之中,他稍稍比较适合。但在数年间,他令我颇失望,今届选举又為叶刘淑仪站台,叶刘淑仪是她宣布参选时的最佳人选。她想做我想做的事,我没理由『换马』」。
虽然叶刘淑仪是四位主要候选人中唯一有民选经验,但出闸仍然「脱脚」,党友也随时要倒戈。排山倒海的压力,「太古城票后」在镜头前也不禁哽咽。「我想(叶刘淑仪流泪) 是因為有人指控她不适合做特首,但我不同意,她可以妥善管理政府 ,也自发进修,修读民主和选举,那些人又有何资格批评他?」 外间指叶刘淑仪言行惹火、常受批评,他也不置可否,「她沟通技巧不太好,仍待改善,但每个候选人个性、沟通方式亦不同,那只是我的意见。」
「有些人说林郑月娥会延续梁振 英的做法,有些人说不会。这些人都是有选票的人。选票、投票,这就是民主。」他笑说,「但有趣的是,我没有票,你们也没有票,那(特首选举)又与我们何干呢?」记者再问他如何评价其他候选人,他却说,「我可以说的,就只有这些。我不想再评论他人。」在香港一个甲子,他似乎仍未忘记英国人的政治艺术。
记者手记
為钟逸杰翻译回忆录的陶杰曾经形容,有些人虽然不是通天晓, 但在疑难之中,他们总能以自己生平的「见识、智慧、成就」提供一个另类的思考角度。记者与爵士閒谈了一个上午,他的观点, 读者也许不尽同意,但以他在香港超过半世纪的经歷,或多或少也值得我们参考。

转载至:http://www.hannysun.com